終身自立!65歲夫妻不敢退休「每天5點半清潔校園」叫苦連連 「不敢指望兒子」:我也想休息

沒有退休金、退休金一般的人,老了怎麼辦?以下這幾個例子值得大家省思!

 

清晨5點半,何智勇和老伴來到校園開始了一天的工作,兩位65歲的老人,需要在一小時內,完成近50畝的校區第一輪清潔工作,每天如此,風雨無休。

這樣的日子已經持續了5年,「每天五點半開始打掃,晚上9點才能結束,累啊!」說起手頭這份工作,何智勇連連叫苦,「沒辦法,孩子壓力也大,指望不上。只能自己想辦法找錢。」

 

在校園、馬路、超市、商場,城市裡許多角落,有不少和何智勇一樣早已到了退休年紀,但仍在工作的50後、60後。

「我們這代人,尤其是只有一個孩子的,必須有終身自立的想法。」「爸爸雖然沒有直說,但我知道,他再找工作,是為了減輕我買房的經濟負擔。」幾句話道出了一些人退休再就業背後的不易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這些五六十歲平凡而偉大的父母們,或是因為沒有養老金而不敢退休,或是為了減輕兒女負擔選擇繼續工作,抑或是尋找人生的新價值而在50多歲的年齡重新追夢。

相比於退休後擁有豐厚養老金、退休後再造事業「第二春」的部分幸運兒來說,這些人或許才是大部分人的真實寫照。

 

 

 

沒有養老金不敢退休,「我也想休息,但有啥辦法嘛」

「我也想休息,但有啥辦法嘛!」在被問及為何60多歲還在工作時,何智勇無奈地說。

在做這份工作前,何智勇夫婦一直都在村裡務農,由於新農保沒有繳滿最低年限,二老都沒有養老金。年輕的時候,夫妻二人靠著體力務農,基本能做到自給自足,但眼下熟悉的農活也越來越力不從心。

「我給在城裡教書的孩子打電話,問能不能給我們找點事做。孩子找主管說了,就給我謀了這個活兒。」何智勇一共有4個子女,兩個留在村裡務農,一個在廣東打工,還有一個兒子在縣城裡最好的公立中學當數學老師,每個月有5000多元(人民幣,下同)的收入。尋思著去兒子的學校幹活兒能有個照應,彼時60歲的何智勇便帶著老伴兒來到縣城,老兩口在學校附近租了一居室,開始了新工作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 

 

「剛去的時候一個月就1000多塊,去年漲到了2000塊。」說到收入,何智勇有些苦澀。但隨即,他還是強打精神說,「不管怎麼樣,還是比之前好,我倆身體還行,錢也比過去務農拿得多,學校老師對我們都挺好,平時還能看看孫子。」說完,何智勇開始逗弄懷裡牙牙學語的小孫子。

在何智勇工作的學校,有不少50後、60後職工和他情況類似。王文娟就是其中一員。在美容院做過美容師、在超市當過售貨員,王文娟早年間一直都在城裡打零工,5年前,經親戚介紹來到這所學校當生活老師。由於沒有繳滿養老保險的最低年限,現在退休也沒有養老金,所以即便早就過了退休年齡,王文娟也「不敢退休」。

2020年年底,原本是公職人員的丈夫突然中風,王文娟也被查齣子宮頸癌,給整個家庭帶來了巨大衝擊。「當時覺得過不下去了。」回想起這段經歷,王文娟仍非常難過。最終王文娟的手術很成功,但丈夫在與病魔抗爭一年後,還是撒手人寰。

 

 

丈夫去世後,其曾經工作的單位將12萬元住房公積金給到王文娟,用這筆錢,王文娟把已經住了30年的房子重新裝修了一番。「兒子現在工作了,今年交了女朋友,把舊房子裝一裝總是好的。」

處理完家事後,王文娟重新回到工作崗位,現在月工資2100元,丈夫的單位每月也會發一筆800元的撫恤金,這筆錢將持續發放到王文娟領養老金的時候。

「再交4年社保,我就能拿養老金了,孩子如今在做輔警,也把女朋友帶回來見過了。我覺得一切還是在慢慢變好的。」王文娟說。

廣告-請繼續往下閱讀

示意圖片來源:達志

 

 

如果說「退而難休」是「何智勇」「王文娟」們不得不作出的抉擇,那麼「退而不休」,則是廣大「不安分」普通中老年的主動選擇。

「我媽雖然沒有明說,但我知道她一直以來的理想就是當老師。」在上海某網際網路大廠工作的嚴小北出身大陸頂尖名校,在她看來,媽媽此次再就業,源於自己的「洗腦」。「我就一直跟她說『去做自己想做的事,做有意義的事』,她就是被我給『卷』到了。」

嚴敏今年53歲,每月有2000元左右的養老金,退休前在一家礦業公司工作。「那時候聽父母的話,礦業公司穩定清閒,所以一做就是好幾十年。」嚴敏說。前幾年由於公司效益愈發不好,嚴敏選擇了內退。

人到中年,煩惱也多。「我媽前幾年會因為家庭的波折、瑣事而煩心,我一直希望她能轉移注意力。」於是嚴小北開始鼓勵媽媽再就業。「她這輩子最大的遺憾,就是當初沒有考師範。」嚴小北深知媽媽內心的理想,鼓勵嚴敏將求職方向轉向教育行業。「我知道她可以,她特別會帶小孩。」

 

 

事實也確實如此。憑藉退休前在教育機構兼職的經驗,以及耐心負責的性格和充滿親和力的形象,嚴敏的面試過程非常順利,最終入職一家午托班當老師。「我當時還有別家午托班的offer,一個離家要走10分鐘的路,一個走5分鐘,我選了近的。」嚴敏說。

嚴敏是午托班裡年紀最大的老師,其他同事大部分是20歲出頭剛畢業的小年輕。但嚴敏反而因為工作能力突出,工作量比其他年輕人更多。「暑假的時候,其他年輕老師都放假休息了,就我一個老師要帶21個孩子,每天工作從早上8點到晚上7點半。」

「孩子們都挺喜歡我、尊敬我,我也喜歡他們。現在這份工作,更像是我真正的事業。」嚴敏笑著說。雖然收入並不高,但嚴敏對於眼下的工作狀態十分滿意。

在與許多60後再就業老人交流的過程中發現,與過去人們印象中「只是找事情打發時間」不同,他們對待工作,甚至比一些年輕人更拼。

 

 

示意圖片來源:東森財經新聞

 

在與女兒度過了8天時光後,9月19日清晨,陳玲偷偷將女兒塞給自己的麵包禮品卡留在了出租屋桌上,離開北京,獨自坐上高鐵回到老家。在此之前,她與女兒已經一年未見,而這也是陳玲再就業的一年多來,第一次向上面請長假。

「現在的工作一個月有兩天可以休息,但我基本都不休。」陳玲說,「當時我和主管請假,對方就說『陳姐你一直工作也沒休息,趕快去北京看孩子吧』。」

「感覺比之前上班的時候壓力還大。」陳玲曾是一名國企員工,勤勤懇懇工作了31年,於2019年正式退休,去年入職了一家線下電器商城做銷售。由於之前從未接觸過銷售工作,又特別想做好,一開始內心十分忐忑。「我總覺得如果沒賣出去,都不好意思拿底薪,感覺自己對這份工作沒盡到責任。」

沒有系統培訓,就上網自學;沒有人指導,就主動觀察別人。陳玲告訴記者,由於一開始擔心自己講解不好,她就將在網路上收集到的產品信息整理成文檔,列印成小冊子,有客戶上門時,就把小冊子分發給客戶進行講解。最終,經過半個月努力,陳玲賣出了第一份產品。

「現在我的工作環境不錯,和同事們聊得來,老闆也很好,又有成就感。」陳玲說,對於這份工作,自己心懷感恩。

但由於疫情這幾年給線下銷售帶來了衝擊,偶爾她也會萌生出其他想法。「我幾次想『另謀出路』,但老闆對我很好,總覺得難為情、虧欠。而且現在市面上的崗位大部分只招48歲以下的,再找工作恐怕也不簡單,希望國家能給我們中老年人更多一些機會!」

示意圖來源:騰訊視頻

 

「我們這代人,必須有終身自立的想法」

在大部分年輕一代的眼中,對於父母再就業的態度,多是支持與心疼交織。

對於陳玲這次再就業,女兒非常支持,希望媽媽可以藉此實現從工作到退休的平穩過渡。「媽媽從來都是工作非常認真的人,之前在自己的崗位也做得很出色,是我從小到大的榜樣。她退休後突然閒下來,一時沒了價值感來源,很不習慣。現在她重新找到平衡,又多了一些新體驗,我很為她高興。」但同時女兒也很心疼媽媽:「我內心是不希望她太辛苦的。」

面對因為現實因素而不得不就業的父母,孩子們也深知他們背後的不易。「爸爸雖然沒有直說,但我知道,他再找工作,是為了減輕我買房的經濟負擔。」一位和父母一起在上海打拚的年輕人告訴記者。何智勇的兒子則總是鼓勵父母:「我跟爸媽說了,不要聽閑話,咱們勞動賺錢,不丟人。」

而在這些退休再就業的中老年人群看來,重返職場的意義,不僅僅在於經濟價值,更在於其勞動自立的含義。

「我們這代人,尤其是只有一個孩子的,必須有終身自立的想法。如果把養老壓力都給孩子的話,那麼孩子的工作、生活怎麼辦?所以就算錢不多,也是自立。」嚴敏說。

 

參考來源:今日頭條